重逢岛 项目合作

分享




中产阶级的爱有几种形态?


400年前,一位荷兰画家用画笔回答了这个问题。


在荷兰“黄金时期”名画家维米尔笔下,刚富起来的荷兰人美滋滋地坐在自家时髦的客厅里,读读书,弹弹曲,喝喝茶,聊聊天,调调情。



年轻男女眉目传情地表达着爱意,维米尔把他们的爱分为四种:浪漫的,引诱的,实际的,还有无法企及的。



 维米尔是谁? 


维米尔是个只给自己“设定一个小目标”的画家。


甚至说他是画家都不太准确。在画画还是门手艺、画家只是工匠的年代,维米尔却极少接受绘画订单,他画画,更像是种自我陶醉。



他也用不着用画画养活自己:他入赘到了一户小康之家,丈母娘经营着当时版本的B&B(早餐+床铺旅馆)。打点生意之余,维米尔躲在二楼画室,反复描绘着中产阶级岁月静好的小确幸生活。



在那些画里,阳光透过左侧巨大的荷兰式玻璃窗柔柔照进来——为了能让过路人看到自家有品位的装修,那时候荷兰人都喜欢把窗户修得很大——屋里人读信、梳妆、谈情、弄乐,世界上似乎没什么不幸能侵扰到他们。



闲暇时,维米尔溜达到朋友家,看刚从海外运来的奇异标本和科学仪器;他还在当地艺术家协会挂名了职称;老教堂门口的市场上总有让人流连忘返的新鲜玩意,维米尔大概是个贪婪的买家——到43岁他去世时,已经给妻子留下了一大笔待还的债务。




 维米尔画的是谁? 


大概因为这种吊儿郎当的性格和半心半意的创作,去世后,维米尔被遗忘了将近200多年。他的50余幅作品也四散到世界各地,如今只留下34幅,还有3幅不确定是不是他画的。


人们看着画里这些快乐、忧愁、乏味、无聊和自己如出一辙的普通人,急迫地想知道:他们是谁?



维米尔一生没有离开过人口只有数千的家乡小镇代尔夫特。人们猜测,画中人只能是他熟悉的身边人:妻子,邻居,某个暗送秋波的陌生女子,或者心生暧昧的旅馆客人。


于是人们开始把想象力投射到这些普通人身上,最夸张的一次,拍出了电影《戴珍珠耳环的少女》。电影里,维米尔被描写成一个气质温柔的中年大叔,和自家女佣产生情愫。然而这样的爱情总要无疾而终,千言万语凝固成维米尔笔下那幅名作。



虽然故事全然出自臆想。但维米尔绘画的美妙之处,就在于它流露着满怀深意的暗示,把任何版本的浪漫故事嫁接上去,也不显得违和。


其实,维米尔生活的年代并不平静,荷兰一直在和西班牙打仗,难民不断流落到他家乡。维米尔画里的小日子和岁月静好的少女,其实都出自幻想,是他内心对于平静和安全感的渴望。



维米尔的画看起来很普通,其中所蕴含的,却是每个人求而终难得的“生活的安宁”。在某个时刻,这种安宁都会转而成为我们生命的主题,它提示着生活自有其重量存在,微不足道恰恰最难寻着。





Lens x 荷兰博物馆之旅”项目

由Lens及荷兰驻华大使馆共同发起

在2018年夏季连续播出,我们选择了7家最有特色的博物馆

讲述7个“人和博物馆”之间相互塑造影响的故事



联系我们
市场合作:marketing@lensmagazine.com.cn
新媒体合作:newmedia@lensmagazine.com.cn
出版物合作:editor@lensmagazine.com.cn
电话:‭13261162161‬ (021)5298 8390
地址:北京办公室:北京朝阳区广渠东路1号 创1958园区4-12
   上海办公室: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888号317